我这么酷,可不能栽在感情里了

© 易霖_撩撩药
Powered by LOFTER

沧海
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一直固执地认为我用时间尘封了所有的回忆,也许是我懦弱,除了逃避之外我竟什么也不会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我一直觉得我和贺峻霖的相识是世界上最自然的事情。没有开始,没有过程。从见面的那一刻起,便没有理由的走到了一起。
        连告白都显得那么自然然:
     “诶,贺峻霖,要不咱俩在一起吧。”
      “好。”
就这样哥们就变成了恋人。
       没有缠绵的情话,没有精心准备的礼物。一句简单的我们一起吧,就确定对方会追随永远。

我们用最炽热的心和最无悔的付出,演绎着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。相当的成绩,相近的座位,相同的发型,相似的爱好,我和他的默契让所有人目瞪口呆。我们一起踢足球,一起看美队,约定长大后一起去慕尼黑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贺峻霖常说:“我们是寂寞水域里两条寂寞的鱼,宿命的安排让我们找到了彼此,于是我们成了两条幸福的鱼,从此我们谁也离不开谁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很多的时候我觉得他简单的像条直线,没有理由。我心甘情愿的帮他收拾糊里糊涂闯下的祸,我无怨无悔的用自己的痛抚平他的伤口,我拉着贺峻霖冰冷的小手的时侯总有一种感觉: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受到伤害的人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世界那么大,没有什么事是永远不变的。所有的事都会规规矩矩的发生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高二上半学年,贺峻霖因为父母工作的调动转学了。临走前他把我叫到了一个咖啡厅。我们各自点了一杯咖啡,然后陷入了沉默。咖啡端上来后我在里面加了好多糖,然后一饮而尽,呲,最后一口竟然是苦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你看,多像我和贺峻霖。

         后来,就没有后来了。

我们最终谁也没有成为谁的几分之几。

--------END--------

评论
热度 ( 17 )